甘肃35岁女法官家中坠亡 生前多次提及工作压力大


“在肺科医院检查各项检测结果正常,CT显示他肺上可能确实有阴影,但是不典型,就是不像是新冠肺炎,”王先生回忆,“肺科医院的医生说不明白我为什么带他去,我说协和医院把他报上去说是疑似。”

复航前,三峡机场对进出港通道等全域消杀,出发厅和到达厅安装热成像体温测试仪。28日23时许,记者在机场看到,佩戴口罩的乘客正有序值机、安检、候机,登机排队时主动保持安全间距。

“今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父亲舌头就开始出现淀粉样变性,口腔溃疡,浑身关节剧痛,四肢肌肉萎缩,无法独自站立。”王先生回忆,当时自己便开始找医院做治疗,但那时连透析的医院都很难找,因为疫情严重,很多医院被征用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最终联系到武汉市普仁医院 ,“但那边治疗不了我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只能做透析。”

核酸检测呈阴性,CT显示有阴影

排除新冠疑似后仍需隔离14天

3月20日开始,王先生陆续向各方面求助,包括武汉市长热线、硚口区政府发热求助热线、武汉市卫健委、硚口区卫健局、武汉肺科医院医务部、中山医院医务部等。

记者注意到,在国家卫健委在2月5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将“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作为湖北省临床诊断病例标准,这提示湖北地区新型冠状病毒诊断不再依赖核酸检测结果。此前推荐CT影像作为首选诊断方法而引发关注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教授当时曾表示,“病毒核酸检测是最终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无创诊断的金标准,然而检测结果‘CT阳性、核酸阴性’的结果,可能影响临床排查。”

“中山医院要求硚口区防疫指挥部给他们出一个纸质的书面说明,证明我父亲不是新冠疑似人员,可以解除隔离观察,才安排我父亲出院。”王先生说,但硚口区卫健局无法出具中山医院所要求的证明,只能等到隔离期结束。

“那个医生很严肃地和我说,既然你父亲被报了疑似,不管是不是都要在我这住院观察几天,上传了之后医院都是可以看到的,没有医院会收。因为这样我才把他送到肺科医院住院。”王先生说。

王忠今年55岁,于2009年体检被查出身体多项指标异常,2010年被确诊为IgD型多发性骨髓瘤。“是骨髓瘤中比较罕见的一种,”王先生说,这么多年来父亲一直辗转多家医院治疗此病。